电商挤压、新车折上折,2019年的二手车商有多惨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出行一客(ID:carcaijing),作者:王静仪,题图来自:图虫创意


二手车商杨松不再在办公室里泡茶了,以前,这是和客户谈生意的标配。


没有客户上门,他也无茶可泡。一年就要过完,全年眼看着就要亏钱,不如从茶叶开始节流。


从2018年初,店里开始走下坡路,“那时以为2018年就够惨的了,谁知道2019年的情况更糟。”


今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国六排放标准是直接原因,大城市对二手车上牌提出排放要求,全国范围内国五新车打折促销,打折了二手车商的腿。新车销量惨淡,电商平台来势汹汹,行业大背景也并不乐观。


都说2019年是近十年车市最差的一年,但更可怕的是,市场甚至预测今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明年会怎样?杨松们不知道。


一个月卖不出一辆车


12月的昆明,下午天空湛蓝、阳光晴热,杨松就站在自家车位前晒太阳,没有客人来打扰他。


其实是根本没有客人上门,连询价的人都没几个。他和搭档在昆明车行天下北辰车市有10个车位,今年一共卖掉了10辆车,有时候一个月都卖不出一辆。而在2014年和2015年,店里平均一个月就能销出10辆。


杨松敲敲身后的本田奥德赛2013款,“这辆车一年半都没卖掉,我14万收的,现在12万都卖不掉,以前至少加价3万。”


▲本田奥德赛的信息卡 / 记者王静仪 摄


从2018年初,店里开始走下坡路,每个月卖5、6台车,月赚1万多。钱不够分,年底,5个合伙人里走了3个,年近半百、卖了十几年车的杨松决定再坚持一下。


杨松有点无奈,“那时以为2018年就够惨的了,谁知道2019年的情况更糟。”他不是个案,全国的二手车商都在2018年开始感到微微的寒意,到了2019,这寒意愈发刺骨。


▲位于云南昆明的二手车行,几乎没什么生意,卖家正在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/ 记者王静仪 摄


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统计,2019年1月~10月,全国二手车累积交易1185.3万辆,同比增长4.62%,相较前两年的增幅明显放缓;2018年,全国二手车累积交易1382.19万辆,同比增长11.46%;2017年的增长势头更猛,不仅交易量增长了19.33%,交易额也上去了34%。


车商们过不惯苦日子,毕竟这个行业曾经满是造富神话。一二十万起家、几年赚了几千万的例子比比皆是,有时候从一辆豪车上就可以赚二三十万。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称,是二手车商赚钱的秘诀,也是如今遭受冲击的原罪。


一年租金7万,杨松觉得今年挣的钱,连交租金都不够。而四五年前,店里每个月都能挣10多万,曾经连续3个月收入超过30万,“卖一台卡宴,一年的租金都有了”。


曾经90%的钱都是走着进来的,客户自己走进市场,询价、试驾,几个来回,交易就做成了。传统的二手车交易市场肉眼可见地变冷清,新的阵地在互联网,但想在网上卖车,这生意也一样不好做。


偏安西南一隅的杨松玩不转互联网,31岁的张培军在上海当二手车销售,这是他擅长的领域。


每天下午没有客人的时候,他掏出手机,打开快手进行直播。先围着车子转一圈,介绍年份、里程等基本信息,然后打开车门,给直播间的“老铁”们看细节,报出价格。


一辆接一辆推销自家二手车的间隙,张培军还要回复各类评论。“这车2万我秒了”、“15年的帕萨特有没有,主播帮我留意下”、“这品牌的车我开过,底盘不行”。


张培军专卖B级车,客单价在10万左右。他把快手、抖音等视频平台看作免费的引流平台,有不少“老铁”都是在网上看到他的直播或者视频之后过来买车,时不时的还有人从安徽或者更远的外省专程赶来。


但是今年,张培军也感到生意不好做了,快手上问价的多,成交的少。他时不时雇几个“演员”,拍一段“今天又有老铁来提车啦”的小视频,希望能带动直播间里的购车热情。


张培军看不上做虚假宣传的自己,杨松也看不上现在卖的奥迪A4这样的“小车”。以前他收豪华车,单价高,赚得也多。今年的情况不一样了,以本田、丰田为首的日系省油品牌更受欢迎。


杨松最近一次卖出车是在上个月,一辆2017年上牌、跑了4万公里的奥迪A4,“赚了5000,以前至少能赚20000。没人买,有人出价就得卖,不然放到过了这个月,车子又老一年,钱又要少。”客户通过汽车之家找上门来,对车况、价格多方对比后开出价格,杨松的利润空间被互联网压低了。



国六冲击波


王浪在南京大公二手车交易中心作二手车评估师,他留意到,去年市场里的车位供不应求,现在明显有了空位,“收不到车,只能收南京市内的车,外面的车也可以收,但是上不了牌,卖不出去”。


今年7月1日起,全国多地开始实施国六排放标准,对二手车落户做出限制。以南京为例,外地只有国六二手车才能上苏A号牌,本地车源的标准则被放松到国五。


二手车车型更新一般比新车慢上一两年,别说国六无二手车可卖,连国五车型在当今市场都不算完全的主流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报告显示,今年前10个月,二手乘用车销量以国四排放标准为主,平均占比50.98%。其次是国五,平均占比27.78%——国六标准还没有被纳入统计范围。


▲ 国六指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 / 网络


车难收,所以车价高、流通慢。以往南京的车还可以往外地卖,但是收车成本高了,卖往外地也没有竞争力。王浪回忆道,以前市场里每卖100台车,里面就有30台是出南京的,现在大约只有20台。


国六标准来势汹汹,尽管不是所有城市都像南京一样执行严格的二手车落户标准,至少二手车销售主阵地二三线城市不是,但国六导致国五新车降价促销,新车与二手车价格相差无几甚至更低,这让几乎所有车商都感觉到了切实的肉痛。


为了清理库存,二线豪华品牌捷豹带头,主机厂们给自家国五车型狠狠打了个折。捷豹XFL 3.0T奢华版原先指导价是68.38万元,六月促销时只有47.18万元,优惠21.2万元,相当于打了六八折。


二手车商的腿也被打折了。杨松不敢再收车,新车价格这么低,他担心收来二手车也没有人买。客户也开始观望,他们的疑虑是,排放标准一直在更新,买了国五国四的车之后,过几年是不是会被限制转籍或者过户。


车商和客户都在观望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测算,今年7月份,二手车经理人指数为37.9%,处于荣枯线之下,二手车市场表现不活跃。“不仅是不活跃,应该算是极度不活跃。” 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说。


和客户谈生意,车商的办公室里必备一套茶具,杨松今年连茶都懒得泡了,“大环境不好”。


“大环境不好”,这是几乎所有线下二手车商都会提到的词,从四五年前二手车电商携带巨额融资入局的时候就开始这么说。



电商平台让信息变得更透明,车况、价格都摆在那里,消费者多方比较,更容易做出理性决策。杨松觉得,至少一半客户被吸引走了。


毕竟身为行业中人,王浪也觉得二手车市场水很深。上周末他和客户一起去武汉看车,本计划看三辆保时捷帕拉梅拉,出发前和车商分别确认过确有其车,车况价格也和网上描述相同。但去到现场却发现,其中两辆车根本不存在,“他们就是想把人骗过去,那么远跑过去了,总不能空着手回来吧”。


王浪的客户来自山西,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,他们还一起去无锡和上海看过车,最终定了武汉的这辆。2019年了,传统二手车商不仅在和电商平台竞争,也在和全国的同行竞争,利润空间被压得越来越薄。


再坚持一下


今年的亏损已注定,如果明年生意还是不行,今年49岁的杨松考虑退休。卖车东奔西走地自由惯了,他过不了那种在家喝茶看电视的生活,他想开着车,和妻子一起到全国旅行。


一直开店里的二手车,杨松没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,退休之前他得买一辆,和车打了十几年交道之后,这或许是他对行业的最后贡献。


但更多人决定再坚持一下,他们希望关于二手车市场的宏大叙事能早日投射进个人生活。


李吉祥去年刚满30岁,那时他在国美电器南京新街口店担任店长,想趁着自己还不算老,换个更有前景的行业。于是从来不开车的他,在南京大公二手车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当上了总经理助理。


一年过去了,李吉祥依然相信自己选择了一个朝阳行业。像所有二手车商一样,他娴熟地做出对比:在美国,每卖出1辆新车的同时能卖出3辆二手车,而在中国,新车和二手车的销售比是3:1。


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和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,2018年全国新车销量为2808.1万辆,二手车交易量为1382.19万辆,比例接近2:1。对于未来的宏大想象吸引着二手车商,就算达不到美国的水平,销售比持平对于他们而言也是吃不下的市场。



2001年至今,随着新车保有量的不断增加,中国二手车交易量已经连续18年上升,全国交易量从37万辆增长至2018年的1382万辆,增长了37倍。尽管增速放缓,但相较于已在负增长的新车销量,二手车市场或许不是最惨的那个。


今年初,王浪开始在网上发帖介绍自己验车的过程,图文兼备、设备齐全,很快请他验车的网友从全国各地找上来。虽然市场里要验的车的少了,但是天南海北等他来验的车多了。不管车子在哪,对方报销差旅,一趟再付2000块,多了个收入来源,王浪觉得挺值。


促进二手车在全国范围流通,这是国家层面所鼓励的,更大的梦想甚至是出口海外。今年8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》,为促进汽车消费,要求进一步落实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,希望实现二手车在全国范围的自由流通。此前5月,商务部会同公安部、海关总署三部门联合召开会议,提出简化登记手续,鼓励二手车出口。


年轻的一代和互联网一同成长起来,对二手车的接纳度也在不断提高。王浪1995年出生,人生第一辆车就是二手车。


那是一辆11年车龄的马自达323,去年9月时车主想卖,市场里的车商出6000,他出1万“截胡”拿下,再花了1万改装。终于不再是“键盘车神”了,车刚到手的几天,王浪可以躺在车里,几个小时不挪窝,左摸右摸,脑海里反复想着《头文字D》的情节。


工作日一整天被困在市场里,王浪期待着每周一天的假期。开着这辆家用小车,他和朋友一起去紫金山飙车,最高跑到120码,“追寻风的自由”。


或许没有一个行业像二手车一样,能让爱车人摸过所有车,对于从业者来说,二手车从来不止是生意,还是乐趣。当初,他们几乎都是源于对车的喜欢而来,如今,为了远大预期,为了个人兴趣,他们决定再坚持一下,等到朝阳行业的朝阳升起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杨松、张培军为化名)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出行一客(ID:carcaijing),作者:王静仪

出行一客

出行一客

《财经》杂志交通工业组

认证作者

已在虎嗅发表 19 篇文章

上一篇:像乐高一样的小卫星正在太空中执行任务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